中国工程机械行业迎涨价潮

日期:2020-05-02 12:31:28 | 人气:

3月总收入创下了新高,但我们预计4月的销售极有可能会超过3月。徐工挖掘机市场销售人员李建(化名)表示,进入3月后,其物联网平台上统计的挖掘机工作时间同比大增30%,市场销售一片火热。

被视作工程机械行业风向标乃至经济晴雨表之一的挖掘机销售正在快速升温,今年3月,国内挖掘机销量达4.94万台,同比增长11.6%,刷新单月历史新高,而在此前的1月和2月,挖掘机月销量均未超万台。

同时,工程正迎来一轮涨价潮,近日中联重科、三一重工、徐工、柳工、临工、山推等几乎所有国内厂商都加入了涨价大军,泵车、挖掘机、起重机、推土机等诸多产品也纷纷上调价格。

受访人士指出,3月销售新高是在前期低谷基础上的恢复性回补,在建项目密集复工支撑了工程机械的销售升温,而稳经济背景下,今年的基建投资有望持续加码,有望达到20万亿,工程机械国内销量可能大幅超出市场预期。

涨价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海外疫情蔓延带来了工程机械零部件供应压力,供应链成本上升,发动机、油缸、传感器等部分依赖进口的零部件面临断供风险。

不过,在经历多年激烈的价格搏杀之后,各个厂家收紧商务政策是当务之急,是否会真正大幅涨价仍有待观察,但疫情带来的需求旺盛以及供给不确定性或将为连年的价格战画上休止符。

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今年3月,国内25家挖掘机企业总销量达4.94万台,创下了历史新高。

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吕莹表示,3月销售数据略微超出预期,但总体仍在情理之中,首先这有季节性因素,挖掘机每年都是3月卖得最好,买早了的话,假期期间开不了工,土也冻着;买晚了的话,就会影响进度。

吕莹强调,应当注意3月的新高在很大程度上是前期低谷的恢复性回补,一季度的销售增速仍然为负值,今年2月,国内挖掘机销量同比大幅下降50.5%,1月份也下降了15.4%,这两月销量都没超过万台,从季度数据上看,一季度累计销量也同比下降了8.2%。

吕莹还表示,受疫情影响,2月很多项目处于停工状态,不少采购商把交货期推到了3月,我们预计这一情况会延续到4月份,进而抬高4月的销售数据。

李建的经历印证了这一点,从1月下旬开始,徐工挖掘机的销售开始受到疫情的抑制,整个2月销售惨淡,进入3月,随着复工的推进,被压抑的需求开始集中释放。

李建介绍,根据徐工的汉云平台数据,3月份,挖掘机开工率明显上升,挖掘机平均工作时间更是增长了近30%。

中联重科的大数据也给出了类似的信号,其销售人员晋先生表示,连接着近28万台工程机械设备的平台中科云谷提供的数据显示,3月以来,各地工程复工明显加速,目前,国内工程设备的开工率已恢复至疫前水平。

尽管4月销售数据尚未公布,但李建认为,4月份徐工的销售极有可能会超过3月,这是以往任何年份都没出现的一个情况,受疫情影响,传统的3月份旺季会整体后延,4月极有可能会再创一个新高,至少不比3月份差太多。

他表示,3月加速复工之后,预计4月将迎来房地产及市政工程的加速复工,周期偏后的混凝土机械和起重机有望迎来较高增速。

吕莹认为,提振3月销售的主要是在建项目的复工,而非新开工项目的上马,预计后期国内新项目开工会明显加速,但很多项目需要必要的审批流程,资金到位也需要一定时间。

李建认为,在稳经济需求下,今年基建投资力度有望持续加码。财政部将再提前下发1万亿的地方专项债,用于地方基础设施建设,今年经济压力很大,以基建为主的投资是三驾马车里难得的动力源。

截至3月底,全国各地共发行1.08万亿元新增专项债券,发行规模同比增长63%,且投向基建领域的比例大幅提升。

中信建投机械团队吕娟预计,2020年中国基建投资或达19.28万亿元,同比增长5.89%,同样的投资额,在10.5个月工期背景下拉动的工程机械需求要高于原先的11.5个月工期产生的需求,因此,2020年工程机械国内销量会大幅超出市场的预期。

国元证券则预计,2020年挖掘机行业增速约10%,起重机行业增速将超10%,同时2020-2022年三年是泵车替换高峰,预计未来每年更新量在7000-8000台左右,而2020年混凝土机械销量增速有望达20%。

截至目前,中联重科、三一重工、徐工、柳工、临工、山推、玉柴、雷沃、山河智能等企业纷纷上调了部分产品价格,涨价的范围囊括了泵车、挖掘机、起重机、推土机、装载机静压桩机、平地机等诸多品类。

涨价幅度上,大部分企业小挖提价10%、中大挖提价5%,推土机与平地机涨价2万-5万元不等,起重机价格上调5%-10%,此外,千里马供应链配件、维修服务费也上调了10%。

李建表示,3月销量迅速回升给了挖掘机等厂商涨价的底气,而短期内部分产品供不应求也推动了价格的上涨。

中国社科院工经所市场与投资副主任江飞涛近日指出,近日工程机械涨价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海外疫情蔓延带来了工程机械零部件供应的压力,供应链成本上升,部分零部件面临断供的风险。

三一重工泵送事业部就涨价发布《敬告客户书》时也表示,由于海外新冠疫情蔓延,欧洲重卡底盘厂商相继宣布停工或减产,泵车进口底盘资源短缺是涨价的重要原因。

近期国外不少配套件无法按期供货,部分零部件已经开始断货,欧洲的供应商也给我们企业发信息称,部分能供货的产品下个月也存在断供可能。不少厂家预测后期供货能力上存在问题,所以会选择提前涨价。吕莹解释称。

吕莹介绍,从数额上来看,进口零部件占工程机械整机的比重并不大,但这主要集中在、液压件、控制元件等关键环节,往往缺少一个部件就导致整机无法出厂。

徐工集团备件监督管理部一位负责人表示,进口件在徐工产品中的比重大概在15%左右,主要集中在中大吨位的产品上,涉及发动机、油缸、、电器件等产品,很多产品是整个国家都面临的卡脖子问题,比如大马力的发动机,国内发动机都不行,需要进口。

这位负责人表示,目前徐工尚未出现零部件断供的情形,进口物料的采购是长周期的,现在生产所需的物料在去年六七月份就已定好了,我们的库存也至少能满足半年以上生产,所以短期之内还不会有影响,但是如果海外疫情持续半年以上,肯定是会受影响的。

三一重工一位负责人也指出,三一的核心零配件90%以上已实现国产化,自建了从发动机、油缸、泵阀马达、到底盘、四轮一带,甚至高强度钢板的全链条核心零配件公司。但挖机还是需要外采美国康明斯、德国博世力士乐的马达等产品。

吕莹指出,进口件大多是目前国内难以替代的核心零部件,在短期之内寻找国内供应存在难度,但如果海外断供风险持续上升的话,或将加速本地化替代的进程。

如果是进口件占比特别大的产品,比如说泵车要用奔驰的底盘,成本也主要在底盘上,其涨价还可以接受。但所有工程机械全线涨价就很难用采购吃紧来解释了。

李建认为,工程机械全线涨价所传递的一个信号是,在经历连年价格战之后,行业内龙头企业号召企业停止恶性竞争,其他企业先后跟随,至于这些产品是否真的会涨价,则仍待观察。

涨价最先是由三一等龙头企业发起的,其他厂家更多是被动跟随,但在需求回暖的这个时间点,调价政策一窝蜂地集中释放了出来,这传递了一个不再降价的信号。至于涨价,没有人会真涨,也没有人敢真涨。

李建解释,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工程机械经历了长期的价格战,商务政策放得非常宽松,如果整机厂商亟需提高利润空间的话,最合理的是先把商务政策收紧,而非涨价。

在你的产能达到极限的情况下,涨价只会带来更多的应收账款,如果具备条件的话,厂商更急迫的是收紧商务政策,比如说增加首付比例,或者缩短分期年限。

吕莹也认为,从行业层面看,在经历多年激烈的价格搏杀之后,各个厂家是真涨价还是假涨价仍不好下结论。

一位挖掘机代理商表示,无论是挖掘机,还是装载机、起重机,没有哪一家厂家敢轻易地真正涨价,但在供不应求的背景下,价格战可能会告一段落。

他表示,很多品牌对市占率考核十分严苛,代理商的年终考核也与此挂钩,有些品牌在同一个省份就有三五家代理商,宁可不赚钱也要达成市场占有率目标,而降低商务政策是扩大市场占有率的重要手段,于是品牌之间、代理商之间连年混战,如火如荼,不少代理商推出了零首付卖整机送配件终身免费维修等激进的商务政策,使得工程机械行业利润薄如纸。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工程机械单一市场,也是竞争最激烈的市场。工程机械行业的恶性竞争由来已久,去年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挖掘机械分会发布的《中国挖掘市场不当竞争风险提示函》明确提到,部分企业盲目追求市场占有率,商务政策存在严重过度竞争倾向。

李建表示,疫情所带来的需求旺盛以及供给不确定性风险将为连续多年的价格战与恶性竞争画上一个休止符。事实上,涨价更多是部分产品供不应求背景下的价格回归,而各厂商是否会真的涨价,将取决于新开工项目上马的数量,也取决于全球疫情持续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