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房地产新规发布 快来看看这些楼市政策是不是与你有关

日期:2020-04-30 08:29:15 | 人气:

2020年2月以来,为了缓解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冲击,多地都发布了稳定房地产行业发展的措施,如加快预售证审批、给予购房补贴、放松限购或限售、首付比例降低等等。现在先和小编看看来地方性法律法规吧。

广东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于2019年9月25日修订通过了《广东省促进中小企业发展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条例将于2020年1月1日起施行。

新修订的《条例》全面贯彻落实《中小企业促进法》,立足当前广东省中小企业发展实际,在做好同原法继承与衔接的同时,积极回应中小企业诉求和呼声,坚持发挥市场决定性作用,强化政府扶持力度,着力解决中小企业面临的融资难、转型难、权益保护难等突出问题,并重点增强了地方性法规的针对性和可操作性。

《条例》着力优化中小企业的营商环境,规定行政机关在制定涉企法规政策时,应当进行公平竞争审查,听取中小企业和行业协会商会的意见。要求各级政府依托实体办事大厅和“数字政府”,建立一门式、一网式政府服务模式。针对中小企业办证难问题,明确行政机关不得无故拒收中小企业提交的行政许可申请材料。

2019年9月27日,浙江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表决通过的《浙江省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管理条例》(下称《条例》)将于2020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标志着中国首部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管理领域的省级地方性法规落地。

《条例》对农村生活污水与处理设施的范围、政府部门的建设与监管职责、运行维护单位的行为规范及其与设施使用人的职责边界、当事人的法律责任等内容作了明确规定,填补了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管理的法律空白,标志着浙江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步入了依法管理的轨道。

《条例》规定,村民应当在农房建设时,同步建成化粪池、隔油池等户内处理设施,并对这部分设施进行日常维护,村民也有权举报任何破坏农村生活污水设施的个人或单位。

4月9日当天有两个重磅消息发布:国务院发布《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也是这一天,发改委发布《2020年新型城镇化建设和城乡融合发展重点任务》。两份重磅文件将对我国经济各个方面都会发挥重要指导作用房地产行业当然也不例外。

两份文件有关于房地产走向的两个重要信息,第.一:放松户籍限制;第.二:放宽土地限制。这两个文件有两个关于房地产趋势的重要信息。一是放宽户籍限制,二是放宽土地限制。长期以来,土地政策和户籍制度一直制约着我国城镇化的进程。利用疫情刺激经济,发布了这两个文件。这无疑将进一步打破现有的行政壁垒和束缚,加速城镇化进程。

4月23日,江苏淮安被媒体报道取消了外地人购房所需的1年及以上个税或社保证明,但转天又被曝出购房政策并未放松,仍旧执行之前限购政策。这是自2月底河南驻马店出台“救市17条”被河南省委省政府约谈后,60多天里第十个“一日游”的政策。

事实上,在近期井喷的楼市政策中,被撤回的并不是大多数。根据中原地产研究院数据统计,2020年一季度房地产调控次数高达171次,同比上涨65%,大部分政策目的都是救企业。其中,疫情发生以来,2月份各地出台房地产调控政策75次,3月再次发布政策60次,4月截止中上旬累计发布次数也超过30次。

纵观上述被撤回的政策,大都带有“鼓励炒房”的嫌疑。例如,几个城市提到了降低住宅购房信贷的首付:河南省驻马店提出将各县缴存职工的住房公积金**贷款额度从45万提高至50万,同时,将缴存职工首套房贷款**首付比例从30%下调至20%;陕西省宝鸡市明确要求各银行要积极争取降低首套住房贷款首付比例政策,公积金贷款**额度由40万提高至50万;广西省柳州市将公积金**贷款额度上限调整为40万元,首付比例调整为不低于20%,二套首付比例调整为不低于30%;湖北省荆州市居民家庭购买首套房时首付比例不低于20%,购买二套房且首套房贷款未结清的居民家庭首付比例不低于30%。

另外一些政策主要涉及限购和限售条件:广州提出公寓、商铺、写字楼不再限定最小分割单元,不再限定销售对象;济南将450平方**的直管区高标准规划为济南市绿色建设产业示范区,这一范围内购买二**及以上绿色建筑商品住宅的,不受济南市限购政策约束;浙江海宁宣布在3月25日至4月24日时间内“非海宁户籍人口在海宁限购一套住房”政策暂不执行;青岛提出了限购限售双松绑,一方面对由于继承、拆迁等原因在一套住房中仅占部分共有份额的,不按拥有一套住房计算,另一方面鼓励改善型需求,二手住房由满5年方可交易变为满2年便可交易。

“目前来看,通过人才政策调整限购、公积金政策和救企业的政策大部分都可以执行,但降低住宅购房信贷的首付政策全部收回了。”中原地产**分析师张大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各地松绑的政策内容不一,但都出现了只要媒体集中报道就撤销的现象。整体看,短期房地产政策收回的基本都是因为微调力度过大,收回的基本都是刺激市场的而非稳定市场的政策,能够落地的政策基本是救企而非救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