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能伟:哲思人类历史深处

日期:2020-04-06 11:04:27 | 人气:

古希腊德尔菲神庙的一句神谕:“认识你自己。”这是人类文化思想创造性认识的最伟大的启示语言。苏格拉底以这一格言为终生的警醒剂。中国古代圣人老子也讲过:“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力,自胜者强。”人类认识自己,最深刻的就是认识自己的人性,克服自己人性弱点,抑制自己人性中的恶念。人性本善,或人性本恶,或人性既非本善,亦非本恶。在中国古代,甚至到今天,说人性本恶,或人性自私,是决不受人喜欢的。因此,荀子不受中国人喜欢。杨朱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本是一语道破天机,却让人唾骂了几千年。中国圣人心里高尚,宣扬克己、礼让、清心寡欲,结果上智下愚,绝圣弃智,毁弃文明,恶人当道,可惜几千年创造的文化,只不过当做历代恶人的遮羞布。古代圣哲创造的文化精神,已被人类大量的急功近利所淹没,知识就是力量,变成了“知识就是金钱”。人类几乎完全属从于个人的享乐和自私,金钱和权利高于一切,在金钱和权利面前,人类彻底丧失了自由人的精神价值、科学价值、自己解放自己心灵的价值和文化终极性深层理智追求创造的价值。人类会为自己的目光短浅,违背自然规律而付出沉重的代价!人类时至今天的吸毒、卖淫、性解放、艾滋病、违背自然科学规律等一系列社会和自然问题,说到底,也是人类丧失了生活精神原则、理智科学规律和先进文明的根本反映。

具有5000年历史的中国人,演进到近代,重做人,不重做事做业。多少年来,我们常见到,同事赞你是谦谦君子,下级颂扬你是礼贤下士,百姓说你是大清官,皇帝夸你是忠臣;子女面前你是严父,父母面前你是孝子,妻子面前你是贤夫,最后作为一个完整的人,真正的精神信仰和求知求真追求,自己解放自己心灵的创造,自己却是个没有创造和没有精神的空壳。只是别人讲礼、讲面子、讲伟名的精神面具。被人唱了高级赞歌,没有多少人生实质意义的贡献和创造。

回望中外几千年历史,各朝各代,巨大的官场,学而优则仕,以权力价值为全部人生核心价值。巨大社会畸形现实,给人和社会带来了富贵和毁灭、实惠和投机,重功利和轻科学等的深层隐患。孔子的儒学,尤其是汉代以后,完全成为为官场服务的意识形态和文化精神面具。儒学全部学问在讲做人。永远在君、臣、父、子、兄、弟、朋友、师、弟子等一大堆角色名分上转圈圈。翻开中国历史,看看历史上登上帝王宝座的封建君主们,人们会恍然大悟,从他们中能找到几个儒家忠、孝、仁、义、礼、智、信的信徒。而在帝王的家史里,大都是对极权的争夺,父杀子,子弑父,母子相残,兄弟相残的事情。儒学是奴学,是愚人之学,是帮助最大的恶人登上权力宝座的欺世盗名之学。几千年来,中国古代官场权力价值的魅力,就是荣华富贵和利益等的保证。中国文人,做梦都想当大官,盼着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官场社会权大、利大、名大、投机大、威严大,成功快等。这种畸形长期的存在,使当官如吸大烟,是享受和毁灭同在。儒家重做人不重做事做业,使绝大部分人无多少人生本质意义的创造价值。社会分配上学而优则仕,精神和财富上学而优则仕,从来没有人民化、人性化,几乎全是“学而优则仕”一统化的“权利”土壤。

亚里士多德说:“把权力赋于人等于引狼入室,因为欲望具有兽性,纵然是最优秀者,一旦大权在握,总倾向于被欲望的激情所腐蚀。”纵观历代中外王朝的官吏,很多人一旦拥有了权力,就会忘记了没有权力的时候,忘记了自己是谁,用权力去做一些损害他人利益的事,甚至放纵无度,败业毁家误国。权力对人们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在民间学会协会当官更是影响非凡,一个协会,除了会长,要设十几个副会长,十几个秘书长,各省市县分会还有会长副会长,秘书长副秘书长等等。官瘾之大,影响面之广,人员之多,体制之科学,根深之蒂固,千年不绝,且越来越兴旺发达,有世界趋势。可在获得世界级大奖和创造力上,却单薄的奇迹,几年和几十年无几人获奖。中外历史上多少王朝国家已经远去了,厚重的历史沉淀,有思想有智慧的后来者,在深望、深省、深明后能深谋远虑,凝心聚力,善于团结一切积极力量,真正为人类文明发展行稳走远,真正为人类走向更大希望而深思熟虑奋斗到底。

儒家的教人做人,不教人做事的传统,使中国文化的“劳心者”与“劳力者”长期严重割裂,使劳心者更虚言,干实事者尽是文盲,社会畸形发展,严重影响社会进步,损毁社会内动力。直到西方人用人脑和用人手合成的铁船“船坚炮锐”打开封闭的大门,在血泪和痛苦中,中国人才逐渐的开始觉悟了。

现在我们很多人还在孜孜不倦地追求种种精神外壳,如省部级、教授、院士、高级研究员、会长等等,而很少是实际的事业成就者和创造者。屠呦呦获得世界诺贝尔医学奖,她至今都不是院士,在全中国和全世界都认为这是中国最大的奇迹笑话特产,而我们却什么事也没有!空道理和哲思是“富可敌国”富可敌全世界的!时至今日国人想起这事,仍哭笑不得,各有其道理,不知怎么说才好……

人类社会的内聚力主要是政治内聚力、经济内聚力、文化思想内聚力,对个人有家庭家族和单位团队内聚力。中国人精神历史上往往是一盘散沙,最高时期,八国联军侵略中国,不到3万人,后增5万人,其实,八九千人就攻入北京,竟然把一个大国打垮了,并抢了圆明园,而且国人还引路、介绍情况、帮助抢窃……

这真是“世界奇迹”,世界级国耻!同时,也深层需要国人站在世界级高度反思自己,正视自己,从而真正认识自己,发展自己和强大自己……

从民族精神、国家管理、官民关系、平民精神、大国追求等方面看,我们的总和都是和我们的精神对等匹配的一盘散沙。深度回望历史,从几千年历史发展本质上认识,主要是内弱、内部无能、内部没有思想、内部社会腐败、内耗太大等的内部问题。内斗、内残、内向、内耗和没有内在本质传承成为伴随中国发展的隐性本质特征。

几千年中国人,尤其是中国文人的灵魂变得卑鄙和跪着,最大的诱因根子是权力带来的权利。以官为本,以官为贵,以官为尊,以官的意志为意志,以官的利益为利益,这种民族性官本意识,严重地损毁自己本质发展,扩大了惰性和贪心,不劳而轻取,加速自毁内耗和腐败,失去公平和人心,且在巨大私利本性中难以自拔自明自治。这也是人类的暗规律。人类社会发展到21世纪变成了两个最大诱因根子,权力和金钱。历史证明,中外文人大都是权力的奴隶,在权力的重压和深诱下,严重缺乏追求真理和改造社会的正义能力。自古以来中外就有“文人相轻、文人无行”的别称。中国文人相轻,是因为没有人类真信仰、真求知和真科学精神。国人一直重历史,轻现实和未来创造。脑子里自我炫耀的历史典故和现在荣光的事很多,总以为自己最能行,别人不行,精神上自信自大。在当今人类经济社会大开大合的时代,一少部分官员和文人,在权力和金钱面前,相互明争暗斗,重“升”不重业,重名不重艺,重上不重下,重权财不重人才,重权利关系,不重群众关系,为捞钱捞权捞名,迎合世风,被集团和被外国所收买,成为国贼国盗国淫和省贼省盗省淫者等。如果把中国文化、中国文明思想、中国精神信仰、中国求知精神和中国古代圣人创造的仁爱精神,落在这些文人肩上,他们是不具有向正向善向大的担当意志的,更不具备有抗恶克难的勇气和才干的!中国历史上,中国文人为什么难以承担知识分子的大任。历代士大夫文人,仅靠极权皇帝支撑专制的国家,中国文人本身也都是把自己变成了极权者。历次的斗争和事实,文化人极少一部分精英是忧国忧民,为民立命,位卑未敢忘忧国;而大部分文人不是立志为民为国,而是生活在恐惧、伤害、内残、落井下石、明哲保身、误国败业、被权力私利化的环境里。秦、唐、满清帝国、蒋家王朝的中国文人大都是附从,也毁坏和腐朽了中国文化的传承。中国人和中国文人在历次斗争中,都是人整人,内耗很大,严重自损自毁了生产力和内动力。文人也整文人,一部分文人整了人,一部分文人被人整,整人的文人也有不少又被别的文人所整,且轮回了几千年。中国人和文人的“无行、无为和内耗”,是天下闻名的,说到底是没有真正的大精神信仰、大真理追求、大科学理念、大人类文明视野和大文化思想造成的,深受农耕文明、权利私化和内陆文化的影响,没有走出农耕文明。民主、法制、财富、市场、社会治理传承等没有深厚积累和科学继承等。各王朝之间,往往是斗争式、革命式、血洗式、断层颠覆式的,没有本质传承,且传承不深、不广、不科学、不博大精深,谈不上真正意义的继承发展。每几年、几十年、几百年原始落后的社会又重复开始。这种几千年“国体”各王朝之间的历程演进,也不可能解决大开大合的中国和人类发展历程传承的实质问题。

中国人几千来讲“礼”而不讲“真理”。礼实质上是周代和周代以前的仪礼,是分辨中国人身份等级尊卑贵贱的制度。中国人有权就有一切,人情权力化和物化。这种人情权力化和物化人情的泛滥,致使贿赂公众公行,仗势仗权操控谋私,不送不提,不送不办事,乱送乱办事,产生深广的势利眼和势力群,损毁社会公平和正义人心,把礼仪变成了礼金、礼物、礼色和请客送礼等。仁者爱人,“已所不欲,勿施于人”难以公平深入人心人人而行。不是历史上说的“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乐修内,礼修外。几千年这种深层社会腐败之风,明“礼”暗礼物和公权私化,严重自毁了社会内动力、人心公理、内向力和深层创造力。使人认礼、认权、认礼金、认势力范围等,而不认理、不讲道德、规律、法律、原理、原则……

看看中国历史,压根儿就没追求真理这一说。史上有皇权天子,所以有“天理,皇权大于一切,天子就是天理,谁有权谁就最有理,讲真话讲真理,你是权利的敌人。因此皇帝新衣,只有儿童天真的敢讲。中国人,尤是中国文人讲礼话,讲虚话,讲谎言,讲伪证,讲假誓,讲套话,达到世界第一。两千年前赵高指鹿为马,满朝文武不敢言一字,皇帝新衣弥天大谎,人们说尽假话,刀在颈上,活命利益要紧,理没命没利没私权值钱。中国人深层缺乏对真、对规律、对真理的认知和追求,能求索能奋斗的只有屈原、林则徐、梁启超、孙中山、鲁迅等几人。毛泽东主席是真正让中国人站起来的伟人。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以“人民”为主人的共和国,只有毛泽东和他领导的共产党人成立了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人类历史,中国和国外的平民一样,有怕官的传统历史,而且小官见了中官,中官见了高官,高官见了首相宰相,首相见了总统天皇等,都怕,只讲尊卑贵贱的等级,不讲理,不讲真假,不讲是非,不讲规律,甚至不讲法律和真理。因此人类怕强权怕恶人掌权延继了几千年。没有精神信仰和追求的人,不可能有抗恶精神和坚持真理的奋斗精神。欺善欺弱是对怕恶的肯定;欺善欺弱也是对恶的延继;人类有阿谀强者,欺凌弱者,欺软怕硬,欺善怕恶的劣根性历史。

人类四大文明已经灭了三个,唯一一个中国文明至今在持续发展。中国历史5000多年,是世界历史最悠久的国家之一,可我们5000多年来的物质财富、精神财富、科技军事等的积累都不是世界第一。英国历史年表2000多年,君主立宪制历史330多年,曾经是世界历史上第一。美国成立200多年,却是现在世界第一。对人类历史我们要有穿越几百年、几千年的哲学战略眼光,而不是局限于简单的“我好你坏”或文明的互相敌对;对人类未来,我们更要有超越几百年、几千年、几万年的深远无限眼光,不局限于欧洲、亚洲等眼光,而要有宇宙思想和眼光。

人类社会经过两次世界大战的摧残及民族解放运动的洗礼,进入后现代社会,人类在经济、知识、文化、外太空、军事等领域都发生了比过去几千年还多的变革,同时也创造了难以估量的物质财富、文化财富和精神财富。20世纪80-90年代,世界上发生了两件重大事件,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根本的原因是政治经济体制僵化,党和政府脱离群众,官员腐败,社会行贿成风,内外部势力和平演变,改革不深入和失败,高层没有战略思想,精神信仰不深入人心,私利横行高于国家利益等,甚至苏联高级官员,为了保证特权特利,用法律法规保证自己的特殊利益。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使社会主义阵营失地失人,整体处于被动不利地位,东西方明暗斗争进入新阶段。面对前所未有的矛盾大变局,人类需要真正的新视野、新思维、新文化精神,人类的未来走势百家争鸣,从政客经济、经济国防、低生存成本型社会、金融经济时代,到当今的单边主义等,人类社会的兴衰成败起起落落,一直深层争论到今天。

人类不管在地球上怎么全方位的内斗,但人类必将不断走向更大更深更无限的宇宙,地球上的各种矛盾利益斗争,站在人类发展和生存的高度上讲,都是具有内耗内讧内残的一面,都没有超出地区利益和国家级利益的局限。这都不是人类的最大利益、最大智慧和最大希望。人类应科学理性平衡轻重缓急的地区利益、国家利益和人类利益,人类必将走向更大、更深的太空。现代宇宙研究的发展揭示了宇宙的历史和未来,宇宙的暗物质、暗能量、黑洞等等。太阳远不是银河系唯一的恒星,太阳系周围又发现了一个太阳系。系外科学的发展,使人类对宇宙的理解发生了更大更深的变化,而且人类对地球在宇宙中所处的地位,生存的去向,这个生我养我的蓝色星球能不能离开,去别的星球,寻找新的家园;我们能不能了解认识地外星球生命的存在;地球面临本身灾难和外来灾难,甚至毁灭性灾难,人类能做到未雨绸缪,现在的行星形成的理论能真正认识无限的宇宙,宇宙大爆炸理论能指导人类生存走向吗?系外行星的研究,能使人类平安发展到永生无限吗?

全人类的生命根本走向,人类能深层超越智慧的本质,真正明白人类自己的根本所需吗?明白的人类意志能实现多少。走向地外太空宇宙,是需要全人类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那是需要不断探索奋斗的伟业,是超常超凡的事。人类不能仅仅满足地球所需,没有人类文明智慧的长远战略眼光。

如果我们地球都毁灭了,我们人类每个人在地球上的内斗有希望和有意义吗;如果我们人类都不存在了,我们人类为自己而灭亡自己同类,在全世界的内斗内打内灭,那是我们人类文明的最高最大智慧吗。人类走向真正的全球希望和人类走向真正的太空永生,那才是我们人类每个人的根本希望和根本走向。

认识你自己,认识我们人类自己,解决我们人类自己生存的根本走向。这仍然是人类几十年、几百年、几千年、几万年一直到永生,都需要解决的最大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人类还要深层认识自己、发展自己、完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