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湖境云庐陷“装修门” 业主称成本仅约合同价一半

日期:2020-06-13 21:22:35 | 人气:

6月6日,杭州湖境云庐项目多位购房人向新京报记者反映称,原本满怀欣喜等着搬进新家生活,可是最近发现项目存在精装修缩水、虚假宣传等问题。由此部分购房人与开发商发生纠纷。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又该如何解决?连日来,新京报记者对此进行了多方采访调查,发现双方存在三大争议焦点。

2018年5月,绿城和交投联合体拿下了杭州未来科技城文二西路与绿汀路交汇处宅地,打造湖境云庐项目,产品类型为绿城原创级城市院子“TREES VILLA雲庐系”,户型主要为180-220平方米精装叠墅,分别于2019年12月和2020年3月分两期对外销售。

购房人王宁与开发商签订了购房合同,合同约定了房屋总价和装修部分价款。图片来源 受访者供图

据购房人王宁(化名)介绍,2019年12月,自己以约3.9万元/平方米价格购买了湖境云庐项目一套180多平方米的住宅,当时购房合同上约定的总价款约为723万元,其中,装修总价约为110万元,装修单价约为6000元/平方米。“近期,我们在交房前发现房子装修造价连3000元/平方米的水准也达不到,装修出现严重缩水。”

王宁告诉新京报记者,“我们发现房子内材料、电器配件等价位明显偏低,与杭州其他房地产项目对比出现了明显的差距。为了进一步证实该项目的装修造价,多位购房者还从绿城官方网站找到了这个项目的招投标信息。”

王宁向新京报记者介绍,“经核实,整个项目其中一个标段较高合同装修中标总价约为5800万元,简单计算后得出精装修招标总价约为23200万元,因此次招标仅涉及室内精装修,地下室精装修部分一般包括水电、环氧地面及地下室墙面(均为瓷砖),故地下室部分成本按一般业内价格1000元/平方米计算,地上部分就按86730平方米计算(未区分公区部分精装修)。进而得出,地上部分精装修单位造价约为1966元/平方米,就算地下室精装修成本为0,地面精装修单位造价也仅为2674元/平方米。”

同时,一些购房人将湖境云庐实际装标明细与合同中约定的装修标准(如上图)进行对比,并按照市场价格计算出总价约为6.3万元。“按中叠185平方米建筑面积计算,即精装修单位成本=(精装修总成本+室内主材采购成本)/总建筑面积去计算,最后的造价也就3000元/平方米。”购房人李浩(化名)说。

新京报记者就上述问题与杭州绿城方面取得联系,一名吴姓负责人回应说,“我们一直在和业主积极沟通,6000元/平方米精装修价格是一个销售备案价格,合同中也明确了其价格的组成。业主通过片面信息判断项目精装成本价格,并以此作为依据备案价格是不合理、不妥当的。例如,与市场同样6000元/平方米的产品只比较设备品牌,而我们项目的阳台、楼梯、背景等相对比市场高的标准成本却没有计算。”同时,这位负责人还强调,“精装修备案价格中不是只有材料与设备的成本价格,设计费用、管理费用、税金及利润都是其合理组成。”

装修部分价款中是否能包含利润,也成为双方争议的焦点。李浩告诉新京报记者,“我们仔细对比合同附件后才发现‘端倪’,合同附件四中显示,装修部分价款不仅包括设计费、材料和设备费、包装费等,还包括利润等所有费用。

李浩还表示,“我们不是法律专业人士,在购房之前,基本都未留意合同附件四的这条约定,如果将利润加到装修项目上,那么装修项目又成为开发商牟利的新模式,设置房子备案价就失去了意义。如果绿城在相关部门的毛坯和装修备案价格不是合同中的价格,那就再次说明整个销售流程是违规的。我们未在售楼处看到关于装修的具体公示,就此,我们多次向绿城方面询问该项目的毛坯房和装修备案价格,但至今未得到确切回复。”

杭州绿城上述吴姓负责人称,“湖境云庐项目的毛坯和装修价格有限价标准,装修价格中确实包含利润,但对于具体是否包含毛坯方面的税费、利润等成本、以及具体加了多少利润,不方便透露。”

对此,北京金诉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王佳红表示,“此事中一个关键点在于装修部分价格到底该不该加利润。针对此类案件,一些法院是以装修备案价格认定装修水准的,而且这个价格不应当包含利润。比如,这个项目的装修备案价格如果是4000元/平方米,一些法院会判决开发商退回多收取的2000元/平方米费用,同时,4000元/平方米的装修备案价格反映的是装修水准,不应该加过多的利润。”

那么,该项目是否有装修备案价格?具体备案价格到底是多少?对此,上述吴姓负责人回应称,“公司已经按照6000元/平方米的装修价格进行了报批,目前,我未看到明确的备案价格材料,也不能提供政府相关部门的关于价格指导等方面的材料。”

除了装修缩水等问题之外,李浩还对新京报记者说,“开发商的销售人员还在项目售楼处要求我签订了一个优化施工协议书,并向第三方公司交了约6万元费用。另有邻居最多向第三方公司交了22万元费用,我们认为这是不合理的收费”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2018年4月28日,杭州市房地产市场持续健康发展协调小组曾发布文件要求,房地产经营者不得以任何方式、任何名义向购房者收取超过备案价格(包括装修价格)以外的其他任何费用,新建商品住房以全装修销售的,房地产经营者应在销售现场公开装修价格、装修预算明细,其内装饰装修主要材料和设备的品牌、产地、规格、级别、数量等内容应严格按照《关于推行使用2018版浙江省商品房买卖合同示范文本的通知》(浙建[2018]2号)规定同时在销售现场公示。

对此,杭州绿城上述吴姓负责人表示,“我们对一些项目信息进行了公示,但是没有按照杭州市房地产市场持续健康发展协调小组于2018年4月28日的要求公示那么具体,主要因为现在相关部门已经不要求公布那么具体了,又出了新的公示模板。此外,我们的销售人员确实在售楼处参与经办了签订改造协议一事,主要是针对产权面积以外的部分优化改造,这主要是第三方公司所为,如果业主不愿意改造,我们可以协调第三方公司退款,但是要扣除相应的违约金。”

6月11日,新京报记者就湖境云庐发生纠纷一事分别与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杭州市余杭区房管局的多个科室取得联系,均未获得明确回应。